首页 > 古代言情 > 醉卧河山
文 / 醉朱颜

第九百六十四章 不负佳人 大结局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01

“号外,号外,《西厢》又出新话本了,大家快来买了。”昌南书局门外,一名青衣小厮手里拿着一个话本大声吆喝。

“《西厢》又出新话本了?那还等什么?”

“去晚了可就买不到喽!”

烟波浩渺的昌江两岸,才子仕女们立刻炸了锅,一窝蜂的涌进昌南书局。

作为昌南成的一名普通百姓,这种场景已经司空见惯。

自昌南书局开设以来,这里就成了整个大炎的文化圣地。

书局的任老板是位出了名的才子,隔3差五的都要出一本诗集,既有豪情万丈的《破阵子》,又有婉约多情的《声声慢》。

这些诗集中的每一篇作品都会被世人传颂,文人才子趋之若鹜,无不想领略一下任老板的风采。

后来任老板突然改了风格,不出诗集只写话本,前不久的《红楼》风靡全国,如今的《西厢》又赚足了一大波小姑娘的眼泪。

“任公子可否给小女子签名。”当任宁亲手把话本交给女子的时候,对方的脸庞已经红过耳根。

“好说,好说。”任宁大笔一挥写下“兰陵笑笑生”几个连笔字,之所以叫这个笔名是为了给下一个话本造势。

得到任宁的亲自签名书之后,这名女子险些晕死过去,颤抖的心尖已然提到嗓子眼。

“年轻的小姑娘漂不漂亮?”一个冰冷的声音在任宁耳边响起。

“不仅漂亮,而且朝气十足。”任宁下意识的回答道,就差流出口水。

“那你是嫌我老喽!”秦欣瑶愤怒的揪着任宁耳朵,气冲冲的把他从后院拽走。

“这个老女人是谁?为何要把任公子带走?”

一时间,秦欣瑶成了众人的公敌。

“娘亲又来修理父亲喽。”后院之内,一名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姑娘拍手叫好:

“前几日父亲还夸一名小姐姐的手指好看呢,好像好特意作了首诗。”

“夫君,可有此事?”秦欣瑶的声音愈发阴冷。

“雨儿,可不能乱说,你娘亲会杀了我的。”任宁真没想到会被自己最疼爱的女儿给出卖。

“哎呀,父亲不让说的。”小姑娘肉嘟嘟的小手立刻捂着嘴巴,就像是犯了天大的错误一样。

秦欣瑶瞪了他两眼之后表情严肃起来:“神月那边有情况,仆兰微妹妹似乎又醒过来的征兆。”

任宁的鼻头突然一酸,眸子里一片雾水。

3年了,整整3年时间,仆兰微一直都在昏睡。

当年大战之后,任宁跟拓跋雅露消失在沙海中,所有人都不抱有希望的时候,天香公主竟然把他给救了回来。

她一直没主动提及当时的情况,任宁也没有问。

大炎部队回朝之后,任宁惊奇的发现仆兰微一息尚存,经过神月的医治,气息竟然稳定下来。

用神月的话说,她醒来的几率不到万分之一。

任宁知道这是植物人的征兆,于是每天守在她身边说一些过去的事情,仍旧没有好转的迹象。

即便如此,任宁也从未放弃过,3年如一日,他每天都会去仆兰微耳边讲一些当年的事情。

这3年来,任宁一直留在昌南城,开了家书局,也算为了兑现当年的承诺。

在他的带领下,昌南城的经济突飞猛进,甚至有盖过洛阳的趋势,不仅如此,这里也成了天下文人的圣地。

任宁不喜热闹,压制了昌南城人口的发展,只愿每天守在这静谧的昌江旁边。

除了秦欣瑶之外,林湘儿跟小灵也守在他身旁,天香公主跟红月要辅佐新登基的秦宏,每年都会来昌南城两次。

任宁听说拓跋雅露当年也活了下来,只是再也没来过大炎,听说是在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,尽可能的让老百姓安居乐业。

他来到神月的住所,躺在床上的仆兰微形容枯槁,3年的昏迷,耗尽了她全身的精元。

任宁摸着她那干瘪的手掌,顿时泪如雨下:

“如果你真惦念我,就睁开眼睛吧,微微我想你了。”

神月主动退了出去,把时间留给2人。

仆兰微的手指轻轻动了动,那凹陷的眸子缓缓睁开,多少心酸与苦楚,全都蕴含在这泪水之中。

“醒了,她醒了,神月赶快进来!”任宁兴奋的说道,做梦也没想过仆兰微能够睁开眼睛。

“真是太神奇了,昏迷3年竟然还能苏醒。”神月连连称奇。

在他的认知中,即便服用灵丹妙药,昏迷的人也不可能活过一个月时间,毕竟她无法进食。

为此,任宁发明了注射器,每天都给仆兰微注射葡萄糖,以此维持她体内的能量。

此刻,小灵突然推开房门,气喘吁吁道:

“夫君,府上来了好多人,听说是回鹘国跟渤海国的使团,他们离开洛阳之后直奔这里。”

这几年大炎跟周边几国关系交好,每年都会有一次交流,回鹘国跟渤海国自然也在之内。

“带队的是谁?”任宁紧张的问道,甚至做好了出去躲躲的准备。

“还能是谁,自然是这两国的公主,我可听说这两位公主如今已经成年,出落的亭亭玉立,都想成为大炎的将军夫人。”

秦欣瑶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看着任宁吃瘪的表情,林湘儿“嗤”的笑出声来,连忙道:

“夫君还是出去躲躲吧,这两位小公主可不好惹。”

“懂我着,湘儿也。”任宁在林湘儿额头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口,撒腿就跑。

“好好照顾微微。”

门外两名小男孩针锋相对。

“你是谁,竟然碰我姐姐。”年纪较小的这名男孩奶声奶气的说道,那愤怒的眼神跟可爱的长相有些格格不入。

“小勇,他也没欺负我,父亲说过不能随便打架。”旁边扎羊角辫的小女儿提醒道。

她并非怕了对方,而是不想违抗父亲的命令。

“哼,我看你是怕了!”年纪稍大一点的小男孩冷声说道。

这话立刻把小勇激怒,毫不犹豫的跟对方撕扯到一起。

正要逃窜的任宁看了个满眼,立刻把2人拉扯开,怒气冲冲道:

“小鬼,你是谁,敢在昌南城欺负我儿子?”

小勇是他跟小灵的孩子,比宿雨小了半岁,从小就知道保护姐姐。

被任宁揪着小辫子,小男孩并不服气,脚尖用力踹在他的小腿上,疼的他直咧嘴。

“我娘亲可是鲜卑的女皇,父亲是大炎的将军,欺负你儿子又能如何?”

小男孩噘着嘴一脸傲气的回答道。

“怎么?你想动手打我儿子?还真是越来越不要脸。”

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任宁耳中响起,迎面看去,不是拓跋雅露又会是谁。

也就是说,这小男孩是他跟拓跋雅露的儿子。

任宁突然捏着小男孩的脸颊,嘿嘿笑道:“叫爸爸!”

拓跋雅露一阵无语,没想到他不仅童心未泯,还爱斤斤计较,连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。

她的出现,任宁自然是欢喜的,却没有询问当年的情况。

突然间,对岸的一家商铺热闹起来。

这家商铺位于一品居对面,经历过好几次易主,一个月前重新进行修葺,直到今日才正式开张。

“我喜欢中原的铺子,一起去看看。”拓跋雅露拉着任宁的手走了过去。

说实话,对于这家商铺的主人任宁也一直好奇,他可是商会会长,按理来说对方应该向他报备,可他连对方的底细都摸不透。

今后毕竟是邻居,也该多走动走动。

“醉春楼!”

当门匾上的3个大字跃然于上的时候任宁内心一怔,尘封多年的记忆又开始在脑海中闪烁。

这是他与跟萧语诗第一次见面的地方,也是感情持续升温的地方。

拓跋雅露看出他内心的纠结,淡淡笑道:“我还没去过中原的青楼呢,刚好长长见识。”

任宁想要制止,却晚了一步。

进门之后,任宁更是一怔,这里的布置跟当年一般无2,一名白衣蒙面女子正在台上翩翩起舞。

任宁看的心驰神往,甚至想去掀开对方的面纱,但他知道对方不可能是萧语诗。

玄月等人这几年的态度已经验证了一件事情,萧语诗已经死了,死在了跟大女巫的一战之下。

这名女子似乎发现了任宁,飘飘的衣袂中突然闪出一把长剑,正对他的喉咙而来。

任宁也不是个纯废物,身子一侧便是躲开了这一击,顺手摘掉了女子的面纱。

“雪凝,怎么是你?你不是在宫中辅佐宏儿吗?”任宁吃惊的问道。

“哼,把我们孤儿寡母的留在宫中,你这个当爹的可倒是省心,今后不会有这么好运了,太子已经成年,可以亲临政事,我跟公主打算在昌南城常住不走了。”

红月怒气冲冲的说道,就好说出负心汉3个字。

“我给宁哥哥准备的这个礼物如何?”天香公主笑着从背后走来。

很显然,醉春楼是她的节奏,难怪任宁差不住这家老板的底细。

“你可是长公主,怎么能开青楼。”任宁训斥道。

“3年前,把宁哥哥救回来的正是她,我想留个纪念。”天香公主开口说道。

任宁知道天香公主口中的她正是萧语诗。

“我早就猜到了。”任宁点了点头,并未感到吃惊。

“当日我跟神月四处寻找,甚至产生了放弃的念头,是她把宁哥哥跟雅露姐姐带出来的。”

天香公主继续说道:

“我曾试图让她留下,但她摇了摇头,过后才从神月口中得知,她的心脉已经被大女巫震断,最多活不过3日。”

有些事情,她不想瞒着任宁一辈子,那对萧语诗极不公平。

任宁的眼眶变得湿润,内心一阵绞痛。

此生今世,他最对不起的依旧是萧语诗。

“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任宁走出醉春楼,天香公主跟拓跋雅露并没有阻拦。

漫步在这熟悉的石拱桥上,一幕接着一幕不停的浮现。

他曾无数次在这跟萧语诗月下会面,彼此之间袒露心扉。

那段感情是最干净最纯粹的,也是任宁最难忘的。

低着头缓慢往前走着,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桥头之上。

“请问这里可是昌南城?”石拱桥的对面传来一阵轻盈的声音。

任宁心尖猛地颤抖,全身起了鸡皮疙瘩,这熟悉的声音早已刻在他的骨髓。

“姑娘可是来找人的?带着一只猛虎可不是明知的选择。”任宁缓缓抬头,这不正是他脑海中魂牵梦绕的那个身影吗?

“是来找人,找一位叫做任宁的公子。”倩影含笑的回答道。

“哦?为何找他,你是他什么人?”任宁的笑容愈发灿烂,强忍着内心的激动。

“我是他的债主,要让他偿还一辈子的时间。”那强忍着的泪水终于从眼眸里滑落。

任宁用力将对方拥在怀里,柔情似水的说道:

“一辈子太短,他要还你生生世世!”

——全书完

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