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

躺了一段时间以后,丁羽还真的就有一种骨头里面发痒的感觉,不走动走动,活动活动实在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。还是年轻呀!丁羽感觉自己现在有些发傻,躺在床上面多好呀!

要知道在那个空间里面,自己一直的都想躺着不起来,当然了这个可能跟当时的年纪和身体条件有关,现在就算是想躺着,身体也会做出被动的反应来。

走到了窗口的位置,透过窗帘看着外面的风景,看了一会感觉心情还是很不错的,这里是军区医院,条件在整个省里面也是数一数2的,居高远望,微风扑面,眼前的风景令人身心愉悦,给人的感觉非常的舒心。

很长的时间丁羽都没有反应过来,自己也是深深的沉迷其中,在那个空间里面,自己好像已经记不起来有多长的时间来感悟周围的环境,真的是没有那个时间,当然了自己也没有那个心情,那个时候自己所奔波的只是生活,好不容易等生活平稳下来,自己都已经步入中年了,没有想到竟然又回到了这里。

从清醒以后,丁羽就一直的都想着一个问题,自己究竟要何去何从?继续的留在部队里面,这个好像有些不太现实,就算是自己想,有人也不愿意呀!难道要让自己跑到张延松和关颖两个人的面前,恬不知耻的说,对不起,当初的时候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你们两个人天上一对地下一双!我就是一个打酱油的,放过我吧!

貌似自己还做不到这一点,自己没有如此的无耻,因为事关一个人的人格问题,虽然说自己可以用其他的一切手段,但是没有了任何的意义。

既然已经决定退出了,那么就不要像是原来那个空间一样,自己以一个残废之身退出了队伍,当时的时候领取了一次性经济补助自行就业,就算是给自己预留了工作,自己当时的身体条件也没有办法呀!

还有就是自己脑袋的问题吗?有关的检查已经做了,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出来任何的问题,丁羽自己也说不好究竟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和状况,但是有那么一些担心,事情还没有发生,但是如果真的发生的话,自己到时候又会怎么样?丁羽一直都在问及自己。

其实从内心的感觉来说,丁羽并不想离开部队,就算是在那个空间自己也曾经的想过,如果国家再一次需要自己的时候,自己会做出来怎么样的抉择?毫不犹豫的站出来去说,为了国家我无怨无悔!

但是形势比人强,自己只能是被动的离开了,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去选择的,就算是自己躲过了这一次,那么下一次呢!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,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呀!自己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精力,自己不想做什么所谓的大英雄,现在的自己只想平平淡淡的生活着,就是这么的简单。

既然做出来了决定那就不要犹豫、不要后悔,不过在离开之前自己还希望把一些事情给解决了,至少说清楚了。所谓的报仇吗?这个貌似真的不太重要了,甚至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。

至于眼下吗?就不要欣赏外面的风景了,还是尽快的把自己的身体给调节过来,虽然只能算是黄粱一梦,但是有一些动作和身体反应自己已经忘记了,还有就是自己必须要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面,要比原来提高一个层次,不然的话自己就算是去了,依旧还是送死,要知道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就算是自己打了所谓的转业报告,也不可能被批准的,更何况现在所在的部队,就更是如此了。

既然闲着无聊,房间有很大,那就站一站马步吧!这个跟部队里面站的马步有点不太一样,在部队里面站的基本上都是死马,而在那个空间直到自己3十五岁以后才知道所谓的马步竟然还有活马这一说,人纵横马奔腾,这是才是活马所要表现出来的意志,这个也就是所谓内家拳的一些本质了。

一直等快要到晚上的时候,关颖才姗姗来迟,看着站在窗口位置的丁羽,不由的就是心中一惊,甚至推门的动作都有些慌乱,要知道刚才的时候张延松可是开车送自己回来的,也不知道丁羽他看见了没有,自己还没有跟丁羽说这个事情,现在就跟张延松这样的来往,不过又一想,这个事情也不能怨自己吧!谁让丁羽总是没有时间陪自己的。

轻轻的咬了一下自己饱满的嘴唇,重重的推了一下门,发出来很大的响动,“丁羽,听说出事了,怎么样?为什么不在床上面躺着?”说话的声音很是轻柔,甚至有些埋怨的味道,你都已经这个样子了,为什么还在房间里面大开大合的。

沈浪收了自己的姿势,其实刚才的时候自己还真的就没有去注意,要知道这个位置可是绝佳,面前一目了然,但是自己并没有那么多的心思。

“还好!运气不错!”看着说话的丁羽,还有看向她的那个眼神,跟往常的时候相比较,一点都不一样了,原来的时候看向自己,那个目光里面甚至都带着火焰,非常的有侵略性,但同时又非常的温柔和珍惜,那种给自己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世界上面独一无2的女皇一样。

可是现在呢?丁羽的眼神太平静了,好像一潭深幽的湖水一样,看着好像很是平静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现在已经看不透了,甚至对视了一阵以后,关颖只能看向其他的方向,自己已经不敢去跟丁羽对视了,自己突然之间有那么一点担心和害怕了。

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,关颖有些想不通,看丁羽的样子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呀!身上的零部件非常的完整,那张帅气又显腼腆的脸是那么的平静,就好像雕塑一样。

本来待在一起从来都不会沉默的两个人,一下子好像都不会说话了一样,关颖低着自己的头,一时之间的这个心情也是非常的复杂。

“坐!”丁羽指了一下旁边的椅子,然后自己独自的坐在了床上面,说话的声音有些不容置疑,而那边的关颖也是不敢相信的瞪着自己的大眼睛看着沈浪,他竟然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,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?

“要是方便的话,我想跟你谈一谈!”本来已经坐下来的关颖猛的一下子站了起来,眼神有些慌乱,但是自身的优越性又给了关颖很大的勇气和底气,“丁羽,你什么意思,我看错你了!”说完了以后转身就走向了门口,狠狠的把门给摔了。

看着这一幕,丁羽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,这个反应是不是稍微的有些大了呢?自己只是想告诉她这段时间自己可能没有太多的时间,当然了这里面还有另外的一种意思,自己既然已经决定走了,就不要伤害其他人的感情了,毕竟也是曾经拥有过,何必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就做出来伤害别人的事情呢!更何况这个人当初的时候还是自己的女朋友,名义上的女朋友。

不管是为了青春的记忆,还是因为其他方面的原因,自己都不会做出来这个选择,当自己退役了以后,随着这个时间和距离的双重远离,想来这个感情也是无疾而终的,但自己是真的没有想到关颖竟然会做出来如此大的反应。

想了想,丁羽也觉得自己留在医院里面不是非常的合适,当初队长的意思无非是想让自己和关颖温存两天的时间,可是现在竟然阴差阳错的出现了这个状况,自己继续的留在这里就显得有些不太合适了,反正这里也没有什么留恋东西,用一句比较超前的话来说,连最为想念的人都已经离自己远去了,自己还需要留恋什么呢?

想明白了以后,丁羽也是给队里面打了一个电话,换了自己的衣服,收拾收拾的就准备出院了,自己单独一个人回大队,这肯定是不行的,这是一个很严重的违纪状况,但是让人过来接一下自己,这个情况就不一样了。

而与此同时,关颖也是跑回了自己的卧室,在跟张延松有过接触以后,自己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,可是就自己来看,自己跟张延松的关系非常的普通,顶多吃了几顿饭而已,并没有其他的什么。

丁羽这么的说自己,也太过分了,他把自己当做什么人了?要知道自己可是一个女孩子家家,这个让自己的脸面往哪里去放!关颖有些难以忍受。

本来有些愧疚的心理,在这一刻已经开始慢慢的转移,更何况丁羽除了帅气的面孔和出众的身手之外,其他的方面都非常的平淡,而张延松跟丁羽则是有着最为本质的区别,同样不逊于丁羽的帅气,而且这个帅气里面待着些许的玩世不恭,为人非常的有情调,高雅,有着良好的家庭教育,相比较丁羽就有些相形见绌,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面的人。

办理好了出院手续,丁羽没有任何留恋的就上了车,这个倒是让开车过来的高捷看在眼睛当中,虽然没有从丁羽的眼睛当中看出来什么,但是就自己所了解到的情况,关颖晚上的时候已经过来了,但是现在却没有过来相送,有问题呀!但是看丁羽的神情,好像很是沉稳,自己也是有些糊涂了。

“小丁,还没吃饭吧!我跟队长请了假!”丁羽歪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,看了一会以后才无奈的一笑,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和着是不是就瞒着我和队长了?”

“想听真话还是假话?”从兜里面掏出来一盒香烟,对丁羽示意了一下,看见丁羽没有什么反应以后也是自己掏出来一根点上,“前段时间知道的,那天正好运输补给,偶然之间看见的,也不是想瞒着你,虽然你的军龄已经不短了,但是你的年纪还太小,我们几个也是怕你撑不住!你也别放在心上。”

都是朝夕相处的兄弟,平时的时候在一个泥坑里面摸爬滚打,在一个锅里面抢饭吃,在一个屋子里面睡觉,朝夕与共,生死相依,谁也不想自己的兄弟出事,更何况因为他们所在的大队非常的特殊,那个真的是换命的交情,没有什么血缘关系,但是这个感情却是比血缘更加的亲密无间,只不过是感情的表达上面有些不太一样罢了。

“没关系!”丁羽的心态很是平稳,“别吃饭了,你留着工资还是给嫂子邮寄回去吧!当初的时候年少轻狂,什么都不懂,但是被炸弹炸了一下之后感觉有些不太一样了,关颖的家庭背景大家心照不宣,当个普通朋友还可以,但是想要处男女朋友,这个可能就有些过分了,门不当户不对的。

“没事吧?”高捷总感觉丁羽好像出了什么问题,因为他的表情太平静了,这个跟平时所了解的小丁可是有些不太一样,怎么一点火气都没有?就这么的投降了,他还是不是一个男人呀!“有什么事情说出来,反正这里就我一个人。”丁羽摇头一笑。

而在酒吧里面的张延松看着手机的来电显示也是有些意外,这款翻盖超薄的手机在现在并不是非常的流行,价格也不是什么家庭可以承受的起,主要是还没有开始流通。但如果放置在丁羽的面前,恐怕他还真的就有些不屑一顾,放在到那个梦里面,就算是正在上小学的孩子手里面,拿的都比这个要高级的多得多。

“松少,来这里就是寻开心的?喝一杯?”坐在张延松旁边的是一个中年男子,虽然同样也是西装革履的打扮,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非常的休闲,整个人也是看着年轻几分,除了长了一个鹰勾鼻子之外,其他方面给人的感觉都非常的良好,看见张延松依旧面色阴沉,中年男子的眼睛也是闪过一道亮光来,把周围陪酒的这些女孩子都给打发走了。

“松少,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,只要你一句话,甭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,我绝不2话,我这个人说话比较直,有什么事情你吩咐一声就是了!”

张延松看了一眼中年男子,随后也是点点头,让中年男子俯首过来,自己在他的耳边低声的说了两句,中年男子也没有什么犹豫,出去了一段时间,不过等了没有多长时间,就有人突然之间的敲门,等进来以后也是犹豫的看着坐在那里的两个人。

中年男子也是有些神情不悦,“松少不是外人,有什么话直接说!”

“松少,老大,我们的人去医院那里打探了一下,不是没有进去,而是那个主已经走了,所以我们也就没有进去!”

“走了?”张延松也是眉头一皱,怎么会走了呢?难怪小颖会给自己打电话,恐怕这个事情现在已经浮出水面了。先前的时候自己让人过去也就是想要警告一些丁羽,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那个不是你所能承担的,如果说他真的顽固不灵的话,自己不介意让他知道知道自己不是凡人,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突然之间的离开,这倒是自己所没有想到的。

“松少?”

听着旁边中年的言语,张延松摆了摆自己的手,自己在考虑着这个事情,要是在医院里面的话,自己只不过是给予一个警告罢了,他要是不忿的话,自己找其他的方面教训他一顿。

但是这个事情最好还是不要闹得太大了,不然的话这个后果自己还真的就不太好去承担,并不是说丁羽很可怕,这一点自己倒是不担心。

自己有些担心的是丁羽背后的那个身份,他所在部队可是非同一般,对于这个方面自己也只不过是稍微的有那么一些了解罢了,具体的状况也不是非常的清楚,但是就家里面给自己的警告来看,能不去招惹就不去招惹,不然的话就算是自己的2舅也未见得就能够兜得住。


(快捷键 ←)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 →)

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